追书阁读全书 > 武侠仙侠 > 天心印 > 卷二少年游第一百二十七章奇葩的钱虫

天心印 卷二少年游第一百二十七章奇葩的钱虫 (1 / 3)

出得藏虎巷,暂时处理完被追踪的手尾,游离的心态上终于放松下来,代价却是肉身的受伤。

“世间哪得两全法啊。”

游离内心突然涌出一股想诵念两首禅师的豪情和冲动,随即又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信道的呀。

一想到这个世界只有道门“一教”,而且真的有各类神祇屹立于天地各处,他就心里发虚,连忙在心中祝祷道:

“三清天尊恕罪,道祖恕罪,祖师爷恕罪……”

说起“一教”,在游离近十年的成长经历中,还从未听说过这个世界有佛教的传播。他也曾旁敲侧击地询问过师父璇玉子,但师父那一脸茫然懵逼的表情,并不比自家爹娘的反应更显博学智慧。

至于“三教”之中的儒家,虽然在此方世界同样兴盛,却有点自废武功的味道——历朝历代都存在一批顽梗之辈,通过把持文坛和政坛,固守着至圣先师“不语怪力乱神”的规矩,禁止天下儒士修仙入道,否则一经发现,必会革除功名,永不录用。

不过,随着炼丹术的兴起,这种情形有了极大的改观。

炼丹术大兴,大量延年益寿的丹药流入世俗界,使得相当一部分凡人即使不修炼,也能通过服食丹药大幅度提升寿命。而儒家士子作为世俗界的中上阶层,获益尤其大,这才勉强平息了儒家内部数次汹涌而起的群愤。

游离思维漫漶地想着这些离自己很遥远的事,回过神来,简单梳理了一下情绪,决定先找间客栈,治疗一下体内的暗伤。

一炷香后,游离选中了一间临街的客栈。

交完钱,取完号牌,在店小二的引导下,在二楼临街的一间客房入住。

习惯性地在房内简单搜查一番,见没有什么异样,这才放心地趺坐在床上。

“真坑,这里离城中心的城隍庙至少还有一里地,投宿一天一夜居然要四百文钱!”

游离咕哝了一句,开始排除杂念,一连搬运了十六个小周天,体内乱窜的真炁终于雌伏,然后被缓缓逼出体外。

他长长吐出一口浊气,稍事歇息,又继续炼化两颗回血丹的药力。

随着药力转化而成的一股股涓涓暖流,渐渐融入经脉之内,胸腔中的淤伤渐渐恢复,咳嗽症状立时减轻。

两个时辰后,游离睁开眼,下床活动一番手脚,感觉已经恢复了七八成。

这时,谯楼上的禁鼓敲响,意味着宵禁时间来临。游离顿时觉得腹中空空,开窗看了一下街景,发现行人都步履匆匆地往家赶,临街商铺也陆陆续续开始收市。

“刚卖药得了点钱,却没夜市可逛,郁闷。只能在客栈里随便吃点对付一下了。”

游离无奈,只得开门下楼,直接在楼下大堂内用饭。

点了一大盘羊肉汤、一斤白切牛肉、一叠酱菜、三个大白馒头,风卷残云地吃完,付了四十五文钱,这才心满意足地回了房间。

吃饱喝足,精神极好的游离,照例挑灯画符。

他先绘制了数道九品土墙符和冰墙符,补充了白天的消耗,人也渐渐进入状态,这才开始练习“神灵部”的锥心符和御神符。

也许是刚刚跟凝丹期修士交过手的缘故,虽然只是被动接招,而且受了不轻的伤,游离却也不是毫无收获。

硬生生地受了那一掌,他真切感受到华英杰运转真炁手法的高明之处,这使他不仅对凝丹期高修攻击威力有了很直观的概念(虽然只有三成),而且让他对真炁在经脉内的聚合流散,产生了一丝明悟。

这一丝明悟并不会对他的修为产生什么实质影响,却为他改进自己画符时运转真炁的手法,带来了新的启发。

片刻后,游离看着满桌子涂满仙家云篆的黄色符纸,简单清点了一下:一共画成了五道锥心符,成功率第一次达到五成;御神符四道,成功率达到四成,同样是历史最好成绩。

至此,他的九品锥心符的成功率总体超过了四成,御神符则超过了三成,作为玄真门的弟子,能取得这样的成绩,便算是跻身了“玄真门意义”上的九品符师行列。